-syuullll-

初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刀x婶 希望演变成全员向

初次写文尝试的小渣,不会把握节奏,废话一堆,自己看都以为是写狐之助的,其实是小清光啊,QAQ对不起清光

OOC严重,私设也许会有,如有以后会一一交代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是关于审神者与他的初遇的故事——

“欸——?审——审神、者?”蓬头垢面的少女不确信地问出声。

毕竟一大早突然胸闷而醒,睁开眼才发现竟是一只黄色的小狐狸不偏不倚正踩在她胸口,两只黑黢黢的豆豆眼眨巴眨巴地望着她,吓得她还沉醉在与周公幽会的神思瞬间回魂。于是便是现在这样一副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的光景。

“没错,就是审神者哟,你很幸运被选中了,这可是为政府效力的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呐。哦,我叫狐之助,是政府派来与你接洽并引导你入职的。“说罢还用小爪子挠了挠耳背,舒服得眯起了豆豆眼。

少女的萌宠之心瞬间爆发,拼命忍住想要抓过这小狐狸揉两揉得冲动,想起刚刚惊坐而起差点将它甩出去的行为,竟小小地愧疚了一下,索性这小家伙也闪的快。

”唔…政府什么的无所谓,但我还是在校生哦,没精力也没能力担任什么审神者吧。”哼哼,妈妈从小教育不能轻信陌生人的话,待会就把这小东西赶出去,就算你这么可爱也不行哦~少女一边推诿着一边下床准备洗漱。

“不是还在假期中吗,况且审神者的职责只需在必要时带领众刀剑击退历史修正主义者,并没有硬性规定所谓的”上班时间“,其余审神者都欣然接受了呢。再说……”待少女终于洗漱完毕,狐之助还围着她不停”推销“。

“停!我当!我当那什么审神者还不行吗!?所以说要我怎么做!“耳朵快被叨出茧子,少女终是憋不住缴械投降了,反正暑假还有段时间,听起来似乎也没有先交保证金之类的骗术,那就姑且试试,不合适就溜呗~许久以后,当少女再回想起今天的决定,她已然没有后悔的余地,更是抽身不得了。

在狐之助的教导下,少女一知半解地运用起它口中所谓的意念力和灵力。由于是初次,花了不少时间,终于,再次睁开双眼,眼前的景象已经变成一个纯白的空间了。

正准备开口询问,狐之助就小跑至少女跟前,毛茸茸的狐尾一扫,虚空中顿时显现出了五把刀。

少女略好奇地”欸“了一声,便顺着狐之助的话走上前。

”试着向他们输送灵力,然后根据自己的喜好选一把作为初始刀吧。“

看着面前的五把到,少女也没多想,伸手虚放至正中间那把暗红色的刀上。只有它的颜色显得与众不同呢,让人忍不住被吸引。正出神,少女竟没发现通过她的灵力,半空中逐渐幻化出来的一抹黑红身影。

”吾乃加州清光,河流下方的孩子,河原…喂等等…!”显然审神者是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抽回了手,方显形的付丧神霎时又消散在半空中。

“呃,那是….?”

“付丧神哟,简单来说,作为拥有灵力的审神者,可以看到具象化的刀们,他们也算是神灵的一种。“狐之助摇摇尾巴解释道。

“哦…这样吗…”少女若有所思,将手伸向了旁边的一把刀。

果然,半空中又开始现出了一逐渐清晰的人影,不同的是这次的付丧神披着白色的…床单吗?

“我是山姥切国广。根据足利城城主长尾显长的依赖所锻造的。……是山姥切的仿制。但是,我才不是假货。我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……!”略显低沉的声音。

少女微张着嘴,发出连连赞叹,仰头围着名为山姥切的付丧神左看右看。“哇啊…”轻微的赞叹声自然没能逃过付丧神的耳朵,看着底下那因兴奋而微微泛红的面颊,山姥切的眼神开始游移。

“金发碧眼欸,就像外国人一样,却又意外地清秀呢!是个好看的人呢~”

“…!别说我好看…”山姥切不自在地拉了拉头顶披风的一角想要把自己的脸遮挡住。

似乎感受到付丧神想要抽身散去的意识,少女只好朝他尽量温柔的笑了笑,也许是个害羞的付丧神呢,想着便散去了灵力。

猛然间少女想起自己似乎都没有仔细瞧瞧第一位付丧神,于是再次伸向了中间那把暗红的刀。

黑红色的身影再度出现,少女这才仔细打量起他来。细软的黑色发丝用白绳结系至胸前,仿若红宝石般的瞳有着能将人摄住的魔力,嘴角还有颗美人痣。一时间少女有些怔忡。

“我,加州清光。河流下方的孩子,河原之子呢。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,随时都可以来熟练驾驭我疼爱我哦,以及,正在召集可以帮我打扮的人。”加州清光压抑着丝丝不满,用着尽量轻快的声音说道。为何要感到不悦,他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
“喂,我说你啊…”

“什、什么?啊,那个,麻烦能请你再说一遍吗?我、我有点走神了…”少女赶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略微发烫的脸颊,咬着下唇暗骂自己不争气,什么二次元的帅哥美男没见过,害羞干嘛!?

“啊——我说我是加州清光,正在寻觅会疼爱我的主人啊。”满是无奈地再度重复,加州清光看着底下的少女,她似乎在碎碎念着什么。嘛——这都不关他的事,快点结束这场闹剧吧,找了这么个小女孩来,审神者难道是这么随便能当的吗?

“我…就选他了。”

“不需要再看看吗,还有三把呢。“

“不,就他了,加州清光。”少女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也许只是被那双红瞳蛊惑了,反正对刀剑一窍不通,兴许选谁都一样,那么不如跟着感觉走。

闻言,加州清光从半空降下,衣角划出的弧线让审神者不自觉地用余光追随着。

“啊——还真是不习惯啊,人类的身体什么的”伸了个懒腰后,拿起自己的本体,加州清光走向了少女。

“原来还真的存在穿高跟鞋,涂指甲油的男人啊,比女人还风骚呢,但却讨厌不起来。“冷静下来的少女不忘再嘀咕两句自己所选的刀男人。

“而且红色的指甲油我还是头一回见男人涂…那个皮肤啊,真是白,比我都要白了啊!还让不让女孩子活了…”低着头碎碎念的少女完全没注意到已来到跟前的鞋尖。

“Hora,我说你…“

”干嘛靠那么近啊!?“少女一抬头才发现加州清光与自己只有半臂距离,惊得连忙往后跳开,感、感觉都要触到对方的呼吸了啊!>///<

加州清光也被这反应吓到,怔了怔,”噗…什么嘛!“转而更靠近了少女一步。

“干嘛?”

靠近一小步,

“你、你你想干什么!别靠那么近啊!“

再靠近一小步。

伏至少女耳边,微热的呼吸将少女的细碎的鬓发轻拂,能看到耳根已经泛红。加州清光心下只觉好笑,但却故意压低了本来清越的嗓音,缓缓道:“没人教你随便议论别人的穿着是不礼貌的吗,我的审.神.者.大人~”

刚回脑不久的神智瞬间被轰回了宇宙,却见始作俑者直起身,没事人一样地向前走去。

“喂——走了哟,主-人~”加州清光回身朝少女招了招手,还不忘坏心眼地加重最后两个字。

少女愤慨地仰天长叹,自己这么多年乙游是白打了,一来真的就怂啊!QAQ

正准备追上前教训那把不知好歹的刀,却被狐之助拌住了脚步。

“那么,接下来就是去你的本丸了。还有,忘了提醒一件事,作为人类审神者,请务必与神灵划清界限,也就是说你的真名是不能被付丧神知晓的,否则发生神隐就是政府也无法插手了。”

少女愣了愣,似是懂了,一人一狐也便没再纠结,向前追去了。

——Tbc——


既然是个穷婶,那就自己画再贴自己桌上哈哈哈~【画渣求不嫌弃】